恐怖 热门
恐怖 列表
这个故事是从我的一个喜欢骑摩托的朋友那听到的。 山本是一个在高中的时候取得了摩托车驾驶执照, 并且玩摩托车10年以上的喜欢摩托车的人。 平时他总喜欢用摩托车山路上飞奔。 也不太喜欢在公司泡着或者是跟公司的人玩。 一天他有了一个后辈, 一个叫高桥的喜欢依赖别人的男人。 本来就喜欢照管别人的山本很快就管上了高桥。 有一天,他们边吃中午饭边谈起了摩托车。
珍去奶奶家渡假,夜里被窗外一阵车轱辘的声音惊醒。出于好奇,珍打开窗户看看了。她惊奇的发现有一辆灵车停在她的窗外,车上已经坐满了人。这时赶灵车的人对珍喊着:“还能再上一位呀,还能再上一位。”珍看了一眼赶灵车的人,她被他的长相吓坏了,一双突出的白眼珠,鹰钩鼻子,嘴边还挂着尖诈的笑。珍不敢理会他,马上关上窗户,拉上了窗帘。直到听到灵车走了以后,才又睡下。
当天晚上,是我回香港的第四天。那天,如平常前两天一样,在外婆家吃完晚饭后,便回二舅的家去。正当我从外婆家出来时,我见到有一辆巴士疾驰驶过。巴士驶过后,我忽然感到呼吸困难,觉得很……总之,我好像感觉到死亡及恐惧,但我没理会,于是我便从坚道走上新城道,准备回家睡觉去。走上新城道后,我觉得有点不对劲,之后我突然听到很可怕的叫声,于是我立刻提起脚,急促的跑
我被女友赶出来了。这对于我是家常便饭,我始终以为没有一份爱情可以达到绝对意义上的幸福。爱情总是会有一定的缺陷,我深信这一点。我开始找房子,我以为这次的所谓“分手”大约会持续一个月左右。我必须要找房子,我不可能连续一个月住在朋友家里。这是一间很破旧的屋子。但我以为只要便宜就行,也不过是一个月,很快就过去了。我拨通了房东的电话。房东是女人,声音很好听。
天黑了,我和小周才到无岭。那是个很偏僻的小镇。与其说是镇,不如说是一条小街。但这里却是无岭最热闹的地方。此刻寥寥没有几个路人,格外冷清。小周寻到了个酒家,有点破旧,但也不能要求那么多。酒是这家人自己酿的,叫“清石”,有甜味的,落在肚里有着丝丝的暖意。小周喝了酒,话开始多了,絮絮叨叨的讲着他的过去。他眯着眼一边向我敬酒一边说这是人生的真谛。生老病死,
我走在公园中,没有人理我,我刚刚和男友分手。现在时刻是下午6:00,天快黑了。妈妈不停地给我打手机,我没有反应。我走进公园的神秘花园,那里有个传说:只要失恋的人走进这个花园,她就会变成魔,可以掌握住人的心的心魔。可是花园里很脏,无人打扫,很少有人会进去,更何况是刚刚失恋的人呢?不过我不同,我很迷信,我想变成心魔,我想再次抓住他的心。天色已经暗下来了
前言:现代人科技发达,要联络一个人是多么容易的事情。有行动电话,只要留个号码就可以随时找的到人,在家里家家户户有电话,要找到一个人也不算是难事。但临时认识一个人,或者是一位心仪的女孩,突然想以后再和对方联络,想留对方的电话,而当时在没有纸的情况下,该怎么办?简单嘛!先写在手上。当看完以上这则鬼话,以后别乱写在手上了,还是用自己脑袋来记较保险又安全。
关屯坟场,最近鬼气旺盛,这附近一连死了好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。这鬼也有好鬼和恶鬼之分,恶鬼要下十八层的地狱,好鬼等机会有名额的话就可投胎。而这几个新鬼全都在恶鬼一族,别看他们活着时呼风换雨,开起会来头头是道,变成鬼了一个个都原形坒露。据说是在一个什么的胖子局长死后,这关屯坟场的鬼老大的二儿子要娶亲了。这附近方园的大大小小的坟场最近好不热闹,到是这小县
小言是山南高中二年级是学生。性格有点内向,女生一和他开玩笑,他就会脸红。 小言喜欢可儿,她是他们班的班长,是个有着太阳般活力和耀眼光芒的女孩子,只是小言从没对她说过。 6月23日。小言做完值日天色已经很晚了,今天的天色很奇怪,乌云密布,风就像是什么东西一样在张牙舞爪,街上的行人都急冲冲的,好象在逃离什么东西。 “快下雨了吧……”小言心里想着,加快脚
在城里,每天声色犬马的生活也过得有点厌了,所以林洒才愿意来这种乡下地方换换口味。 一班中学老友组织到乡下旅游散心,他参加了。现在面对着这漫山遍野的树木和简陋的房屋,他开始有点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。 如果不是她的出现。 她真是很出尘脱俗,就像金庸笔下的小龙女般,带有那现在城里女孩绝对没有的飘逸气息,一头长发,他当然是农村人,也许就因为这点,她的肤色,脸
在专一的某一个星期天的晚上,在十点就寝後没多久,在浴室那边突然传出一声惨叫声,我也没在意那件事情,第二天早上就有同学在班上说「昨天晚上舍长看到......」。 星期天大家一定要在十点以前回到宿舍,可是舍长有钥匙,所以可以晚一点回来,不过大门囗是教官住的地方,他们也不会大大方方的从大门回来,都由侧门进来,所以啦,那位舍长一定会经过浴室当他经过浴室的时
在某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,某一个人曾经对我说:下雨的平安夜里千万不要走四楼。 (一) 今天是二零零年的平安夜。 上午还飘着细雨,到了晚上雨便停了。我和高楚在市中心随着欢快的人们狂欢了几个小时,便坐出租车回家。 我住的地方是二十九楼的十九楼。我和高楚刚装修完就忙不迭的住了进去。 走近大楼,就感觉到远离喧嚣繁华的一种寂静。从下面往上望去,大楼就象没有人住
又是一年的上元灯会来临了,往年这个时候,他会陪她一起赏花灯、逛花市、猜解灯谜,尽情的享受着夫妻间的恩爱与温情,可是今年却独独只有她一个人。孤零零的走在大街上,周围的人嬉笑着,洋溢着喜悦与幸福,可是这喜悦却不属于她,因为他不在她身边。 从儿时起他与她每年都会一起游灯会。他曾说,他要娶她做他的新娘,永远的和她在一起,陪她一起看花灯。后来,他们长大了,他
我妈妈是一位风水堪舆师,平日专门帮人睇风水的,而这个故事是关于她以前的一位顾客〈暂称陈生陈太〉的真人真事…话说大约十年前,在沙田宝福山骨灰龛〈即沙田火车站后面〉附近的一幢三层高村屋,这年陈生陈太刚新婚搬了入去地下的那一层住,他们是对年青夫妇,对一些传统的中国习俗都不太认识,所以他们新居入伙都没有做到什么特别的入伙仪式,只是找班朋友回来搞个大食会便算
一对男女在路上走着,那是墓场旁边的道路。时间是午夜,四周笼罩着薄雾。他们并不想在午夜时分走在这种地方,可是由于种种原因,他们又非经过这里不可。两个人紧紧的握着手快步走着。“简直像在拍麦可.杰克森的录像带。”“嗯,那墓碑还会动呢! ”那时,不知由何处传来类似重物移动般的“吱嘎”声。两人不由得停下脚步,面面相觑。男人笑了出来。“没事啦!别那么神经质嘛!
不但是圣经记载,实际上在欧洲,从历史开始的时候,吸血鬼的传说也同时蔓延。成千上万的人们相信这一传说并在黑暗里因为这个传说而颤抖。人类社会对吸血鬼种族的了解并不深。实际上,尽管吸血鬼这一古老的种族的历史几乎和神话流传的时间一样长,但由于吸血鬼族群的戒律和自我控制,使得人类从来无法深入的了解它们。历史上,人类对于吸血鬼种族的首次认识始于1484年。当时
秦思从后园回来,两个多钟头的弓马练习已使他满头大汗,这是他每天清晨必修的功课。 案上照例放着一盆清清冽洌的清水,他掬起一捧,让清水从指缝间四散流下,隐约间闻到一股清沁的香气,水是有香气的,从他懂事起,或者更早,从他第一次接触到水,他就固执地认为:水是有香气的。那种香气沁人心脾,是凡间所有女子所不能拥有的。水总能让他耳目一新,心清气爽,每当遇到烦恼的
这是发生在东引的故事,民国七十五年的时候,也是东引最後一次有水鬼上岸的年代,却发生了惨绝人寰的事件....... 靠近指挥部下方有个排据点 那天晚上据点指挥官排长爬上将近百级的楼梯前往指挥部恰公,此时,据点抓获两名从蜘蛛岛潜来的女水鬼......... 这些士兵并没有往上通报 却轮暴了这两名不速之客,办完事後,大大方方的将水鬼放走,临走前还塞了两包
一个晚上,静谧的夜晚。某所大学里的一间男生寝室的6个男生围坐在桌子旁边。本来正在聊天,聊的好好的。突然停了电,但是,刚刚谈兴正浓。谁也没有说睡觉。于是一枝蜡烛点起!一个男生说,我给大家讲个大学里的“传奇”吧。是这样的,某所大学里的学生住宿楼号码从1到15,但是实际却只有14栋楼,因为没有8号楼。为什么会没有8号呢?因为…………因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在
在服役时,有一次部队远行出任务,眼看着天色已晚,我们这一行人无法实时赶回营区,便被安排在附近的一个海防部队歇脚。由于我们是临时决定借宿,故未能事先通知,所以这个海防部队无法挪出空余的卧室供我们寝卧,因此在离部队数百公尺外的废弃仓库,便成为我们暂时的休憩处。这个仓库外面有一个广场,平日供部队操演及集会,在广场旁还有一个大型的讲台,通常是提供给部队长指
否则后果不堪...都是学长讲了这些令人心惊的话...夜晚的埔园,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,从三舍的厕所窗户望去,只见公超楼和卜舫济楼的阴影在稍嫌暗淡的月光下显得有些诡异,而窗外的树木此时亦不断地被吹来的凉风吹的发出悉倏的声音;若不是尿意正起,不然才懒得在大伙都已入睡后,仍来欣赏这些树廓叶影所交织成的超印像图画━━不过这不也是大自然的另一种宁静美吗?今
发生在一个期末考的夜里,已经是考试的最后一天,没有人不是卯足了劲在读书,而在⒉XX寝室也是为了考试在努力!由于我们考试周的习惯是将房门锁上,顺便把门口玻璃遮上,以防无聊人仕来干扰读书,所以大部份的人也都很适相,不会来吵!到了半夜三点多,这时突然有人来拍门,本来⒉XX室的人是不想理,这个拍门的(人),但这个(人)也真有耐性,就一直拍..一直拍,直到⒈
大学里听男生们讲的一个鬼故事。 至今仍记忆犹新,比记忆大学的男友还要深刻。一上WC那个长发飘飘就晃游过来,追着我,麻着我的小脑瓜,咋摔也摔不掉。 好了,今天找到个好地方——痴鬼谷,把你轻轻放这,这里朋友多,你和它们唠嗑吧,以后别再烦我。小姐?OK? 七年前的大学校园。 女生宿舍叫熊猫馆,头发短点的进去都要被盘问;男生宿舍就象公厕,男女可以随便出入。
上了中学,我们几个特爱踢球的男生每天放学都要踢会儿球才回家。那时我们有两个操场,小的叫南操场,是个柏油篮球场,还有单杠,爬杆之类的东西;大的叫北操场,主要是踢球,冬天浇冰场,但是我们不喜欢滑冰的仍然有足够的地方踢球,可以想象它有多大。有意思的是两个操场里面各有一个很高的烟囱,我们叫顺了嘴,把他们称为南烟囱,北烟囱。南烟囱是烧暖气的锅炉房的烟囱,北烟
我的朋友森在吉隆坡市效一间艺术学院念书,由于是外坡生,所以就在附近的住屋寄宿。那间住屋经过改装,用木板隔成许多房间。森就租了后房,月租才只一百马币而已,对学生来说是非常的实际。森早上8点出门上课,至到下午4点多才回宿舍。同屋的一些室友有时要到7,8点才会回来,所以整间屋子都很安静。森平常这个时候都会小睡一觉,待室友回来后才结伴出去用餐。这天他也不例
 300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下一页 尾页